當前位置:創業 > 正文

A站被快手收購一年之后

2019-06-25 09:11:47  來源:PingWest

在被快手收購的一年時間里,AcFun一直保持沉默,直到6月18日,快手對外宣布,任命前網易漫畫負責人文旻為AcFun新負責人。這是在收購一年之后,快手首次對外宣布與AcFun有關的人事任命,這同時也意味著,經過一年的調整,AcFun(以下簡稱A站)終于到了可以對外發聲的時候。

對A站來說,沉默的這一年是“筑基”時期。從快手調派到AcFun的產品負責人周逸飛告訴PingWest品玩,(這)就是在還過去十幾年欠下來的技術債務。

收購后,快手的技術和產品團隊成員對A站技術進行了摸底。在他們看來,A站的技術處于整個互聯網最末列的10%,它“沒法支撐大規模的應用,到1000萬用戶的時候就支撐不住了”,他們甚至萌生了“快手為什么要買A站?”的想法。

當時的A站,無論是技術、業務,還是管理水平都處于歷史最低谷。在2018年2月,出現了長達10天的服務器無法訪問;同時還深陷拖欠服務器費用,拖欠員工工資等困境之中。千瘡百孔,這形容的就是當時的A站。

AcFun這一年:還清技術債務

在收購當時,A站還剩下200多號員工。這個數字聽起來不少,但A站的產品線除了視頻外,還有游戲、圖文等非常復雜的業務,拆分出來每個業務的人并不算多,“這就造成什么都有,什么都弱。”AcFun新負責人文旻告訴品玩PingWest。

我們甚至可以說,混亂、復雜、落后和不專業,這就是A站當時的技術水平。

A站于2007年正式成立。在被收購時,它已經是一家成立十一年的老牌互聯網公司了,但這個時候的A站沒有任何歷史遺留的產品文檔。這導致后來每個加入公司的成員,只能通過前人的口口相傳或猜測,去整理出產品功能背后的策略。這對一家互聯網公司來說無疑是天方夜譚。

加入后的產品負責人周逸飛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對產品進行摸底,跟所有產品團隊逐個口頭溝通,一點點拼出來A站在PC端、移動端的每個模塊的功能,“背后的策略非常復雜,這是口口相傳理出來的。”一邊整理產品策略,一邊將快手的方法論帶到A站。

A站歷史上經歷了多輪動蕩,不僅管理層更換了多次,技術團隊也有相同問題。每一個技術團隊來了后,都試圖重構優化A站這個系統,但很多都做到一半就離開了,整個系統留下了特別多的‘遺產’。

Acfun技術負責人李偉博告訴PingWest品玩,“整個系統有非常多的年代痕跡,經歷了很多代的迭代,很多干到一半的工程。”

李偉博這樣形容A站的技術“遺產”:第一代的人干了一些事情沒有收尾,第二代的人想把這個坑填上,填了一半又沒有收尾。第三代的人就不知道第一代、第二代人干了啥。第四代人想干一些別的事情,必須要解決一二三代的問題。

普通用戶看到的產品功能,實際上會分部在第一、二、三、四代好幾個系統里面,給這個系統造成了很大的復雜性,所以經常炸機。這也不難理解過去“A站無法訪問”成為了“網站特色”,甚至有用戶做了個名為“A站今天掛了嗎”的網站,定時檢查A站能否訪問。

但這些都不是最難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A站原來的服務監控體系不完善。出了問題之后,就不知道哪出了問題,基本上全靠挨個去排查,全靠猜。”李偉博表示,快手做了很多非常基礎的工作,把耦合在一起的系統拆開,加上了監控、報警燈功能。

此外,A站還接入了快手的人工智能推薦技術。雖然人工智能推薦技術是業界都在使用的技術,但之前A站的內容推薦全靠人工推薦,整體點擊率不高,在引入了快手的人工智能技術后,整體點擊率提高了10倍。

產品和技術團隊要在保持A站繼續運轉的同時,慢慢給他換零件。一開始,他們預估技術更新需要花半年時間,最后卻足足在這里耗上了一年。不過這一切都是有價值的,現在“A站今天掛了嗎”已經關站了,A站也再不會無緣故的炸機了。

沉默中的嘗試

在這一年時間里,A站不是完全沒有動作。在購買番劇上,他們做出了一些嘗試。去年秋季,A站獨家購買了5部番劇,這是他們一季度內購買最多的一次。其中《佐賀偶像是傳奇》總播放量達到2491.5萬,幾乎是A站全站其余番劇播放量的總和。

▲佐賀偶像是傳奇

▲佐賀偶像是傳奇

此外,A站還推出了一個名為“老婆總選”的活動,用戶投票選出2018年年度“A站老婆”。最終,男性電競選手孫一峰,以多出4萬票的極大優勢超過了新垣結衣,拿下了這場比賽的冠軍。這個結果也側面證明了A站氣質如初,這里依舊匯聚了一批二次元、小眾、愛惡搞的用戶。

A站的確有一批非常忠心的用戶,這些用戶都是A站十幾年來留下的珍貴財富。但作為一家商業公司,A站決不能只服務于小部分人。

AcFun是國內第一家的二次元彈幕網站,但“鼻祖”這個名號只能證明它在過去時代的位置,對于更多更年輕的粉絲來說,它只是另一個彈幕網站。曾是A站追趕者的嗶哩嗶哩早在2018年3月就成功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了,而那個時候的A站還深陷在發不出工資,拖欠服務器費用的困境中。

此時嗶哩嗶哩已不止在二次元戰場中,它正瞄準更大的受眾人群,找尋新的戰場,而A站還在還過去十幾年欠下的技術債,逐步從泥潭深陷中抽身,加入久違踏上的戰場。

“本身來講,我們處在的環境,也不允許說你只是把這件事情做好。”文旻表示,在臨近的暑期假期,A站會有一系列動作。并且A站是在整個快手體系里,就一定會利用到快手的能力和資源,但至于是以何種形式來進行,目前還未能公開。

根據資料顯示,文旻曾任職網易文學漫畫事業部副總經理、網易LOFTER部門總經理、網易戰略研究用戶研究總監。曾在社區和二次元領域深耕的他,接下來能將A站帶向何方?

推薦閱讀

人類登上火星要先過五大關

參考消息網6月24日報道 在2030年登上火星表面是人類面臨的一項挑戰,仍有許多技術、科學和安全問題必須要解決。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6月 【詳細】

Keep與lululemon推出線上瑜伽課程

運動科技公司 Keep 和加拿大運動生活方式品牌 lululemon 宣布合作。雙方共同合作推出的 6 套線上瑜伽課程,已經于6月11日正式在 Kee 【詳細】

騰訊音樂野心下的隱憂

藍鯨TMT記者 新月時隔一個月,騰訊音樂旗下的酷狗音樂依然深陷商家(即音樂制作商)維權的泥潭;自5月底酷狗音樂曝出拖欠商家款項后,不少商 【詳細】

志高控股“千億銷售”坎坷路

志高控股千億銷售坎坷路這家昔日的空調四強究竟遭遇了什么,欲靠出售旗下資產來補充公司的運營資金。這早已不是志高控股第一次靠賣掉資產來 【詳細】

蘇寧加入阿里騰訊線下”奪食戰”

6月23日,蘇寧易購(11 250,0 00,0 00%)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蘇寧國際擬出資48億元收購家樂福中國80%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蘇寧易購將成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