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視頻聊天網站成毒品專賣店?

2019-06-25 09:15: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2月27日,江蘇張家港人李剛(化名)因吸毒被拘留。警方在他的手機上發現了網絡聊天室以及微信轉賬記錄,他在網上購買了15克冰毒。同年9月10日,家住江蘇常州武進區的童曉(化名)取快遞時,被幾名便衣警察圍住。警方在其快遞中發現了十幾袋紅糖,里面藏有兩包冰毒,共計20.29余克。

不管是李剛,還是童曉,他們都是一個名叫“CF聊天室”的常客。“CF聊天室”宣稱是“世界上最大的視頻聊天社區,擁有幾千個視頻聊天室,活躍用戶達數百萬,與不同國家的在線網友一起聊天。”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以“毒品”“網絡聊天室”為關鍵詞檢索到16條結果,其中有4件案件明確涉及“CF聊天室”。事實顯示,以“CF聊天室”為代表的網絡聊天室已成為網絡毒品販賣中重要的一環。

視頻聊天室如何演變為毒品“專賣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展開調查。

視頻聊天室被吸毒者視作“天堂”

初中畢業后,做小生意的李剛多次因賭博、吸毒被行政處罰。2018年年初,在“毒友”介紹下,李剛在“CF聊天室”注冊了賬號,很快認識了“志同道合”的網友王晨(化名)。聊了兩三次后,李剛了解到王晨不僅吸毒還販毒,就準備找王晨買冰毒“嘗嘗”。幾天后,他就收到了“藏”有冰毒的快遞。

這是他第一次在網上用貨到付款的方式購買冰毒,對他來說,在網上買冰毒,價格便宜,也相對安全。

2月22日,李剛在“CF聊天室”和王晨聊天時,又以每克260元的價格購買了15克冰毒。27日凌晨,王晨在聊天室告訴李剛已發貨,冰毒放在一個10厘米左右的小音箱里。為保險起見,收貨人寫的是假名“黃英”,也沒有發快遞單號。這天早上,李剛被張家港警方抓獲,王晨聞訊后消失。

在武進看守所,童曉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CF聊天室”被稱為吸毒者的“天堂”。初中畢業后,童曉因打架斗毆三次被判入獄,直到2008年才刑滿釋放。之后,他開始做土方生意,其間又因吸毒被拘留兩次。

平時,童曉經常會在聊天室“閑逛”,常會有網友主動找到他。一次,一名女網友主動詢問他是否要“貨”。童曉心想家里冰毒所剩無幾,便答應了。之后,他被介紹給了網友李德(化名)。“這樣的互相介紹在圈子里很普遍。”聽說李德的朋友“有貨”,童曉不假思索地訂了10克,給對方轉了4500元。

這并不是童曉第一次在“CF聊天室”購買冰毒。最初,童曉是通過QQ遠程下載軟件,安裝了“CF聊天室”,進入聊天室后發現里面基本都是吸毒的人。

家住成都的李德今年只有32歲,他接到訂單后,專門將冰毒約等分為兩份,分別用透明膠帶綁好,裝入紅糖袋子中,混雜在十幾包塑料紅糖包里。最后,在紅糖盒子外套了層快遞盒子,用膠帶將整個盒子包緊,聯系快遞員寄出去。

來自張家港的辦案民警表示,如果不把紅糖一包包拆開,就不會發現里面藏著冰毒,而快遞員一般不得隨意打開包裹檢查。

9月20日清晨,李德被警方抓獲。

建立在虛假信息上的毒品交易“新鏈條”

上述兩起案件中,買賣雙方在寄送快遞時無一例外都使用了虛假信息。目前,售賣毒品的王晨仍未被抓獲。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辦案檢察官楊揚琴憑借多年辦案經驗估計,在短時間內抓獲王晨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抓到,也會花費大量人力、物力。

“網絡聊天室和現代快遞配合,儼然組成了毒品交易的‘新型鏈條’。”楊揚琴說,最近幾年,江蘇發生了多起類似案件,“我甚至懷疑這背后存在一個大型販毒集團。”

公開資料顯示,“CF聊天室”總部位于美國,官方服務器也放在國外,但其在國內的受歡迎程度明顯超過國外。任何進入聊天室的用戶,都會默認自動開啟攝像頭。其官方介紹定位是視頻聊天及視頻會議工具。

“CF聊天室”宣稱是全球LIVE交友直播賺錢平臺,全球注冊量有3億。打開首頁是聊天室,分為你附近的聊天室、最受歡迎的聊天室、人氣最高的聊天室等,內容多數是一些衣著暴露的女子。與普通視頻直播不同,點進去后不僅可以看到“主播”的影像,自己攝像頭中的畫面也會出現在屏幕上。同時,該軟件還可以搜索并添加聯系人進行視頻聊天。

在“CF聊天室”里,普通用戶能夠觀看的視頻十分有限,僅有幾十個。要想觀看更多視頻直播,需要激活碼或者開通會員。其中會員分為三個等級,不同等級繳費不一樣,享受的服務也不一樣。

有著20多年毒品犯罪類案件代理經驗的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檢察院員額檢察官張雪梅說,以往毒品交易都是面對面進行,近年來出現了新的交易方式,比如通過快遞,還出現了專門交易毒品的網站。如果說之前的毒品交易是私下、秘密進行的,毒品交易網站的出現,相當于有了毒品“專賣店”,在這里,癮君子可以挑挑揀揀討價還價,毒品買賣公開化了。

辦案民警介紹,“CF聊天室”網站服務器設在境外,即使查找到其地址,對于破獲案件也有很大難度。

張雪梅擔心,網絡平臺的特點是傳播快、范圍廣、犯罪數量大,任其發展,毒品犯罪打擊難度會加大,也會給社會造成更大的危害,應加大力度查處。

如何給互聯網“消毒”

早在2001年,聯合國麻醉品管理局就向全球發出警告:“毒品正通過互聯網銷售,私人聊天室正被毒品商利用,人們在互聯網上正面臨著毒品的威脅。”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通過快遞郵寄違禁物品的案件日益增多。現在快遞物品時,有時甚至不需要真實信息,就可以將違禁物品運送出去。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以“毒品”“快遞”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發現共有8500條結果。其中,2011年前每年的案件數量均為個位數,之后呈爆炸式增長,2017年有2139件,2018年有2024件。

“這些只是相關案件的‘冰山一角’。”楊揚琴說,因為快遞行業對于個人信息審核不嚴,許多案件很難追查。

衡陽師范學院法學院院長譚和平教授介紹,“CF聊天室”之類的視頻聊天平臺逐漸成為毒品犯罪的“溫床”。現實中許多相似案例表明,借助網絡視頻聊天室進行吸毒表演、組織吸毒,可以打破空間和地域的限制,來自世界各地幾千人、甚至幾萬人共同在線的情況也十分常見。

譚和平表示,吸毒者多數通過朋友介紹相識,還有一些網絡聊天室會劃分不同類別的社區,這些社區類似于QQ群,吸毒者可以在這些社區中找到興趣相同的人,從而進行跨地域的毒品交易。

譚和平認為,網絡的匿名性和虛擬性為犯罪人員逃避打擊提供了最佳掩飾,給司法機關發現并查處犯罪帶來極大障礙。此類涉毒違法犯罪往往難以被發現而長時間存在,調查取證等工作的難度較之傳統犯罪也更大。

譚和平建議,對于明知或應知他人實施毒品交易等犯罪行為,而仍提供服務的第三方平臺,要明確共同犯罪責任,并予以從嚴打擊。如明知他人從事毒品犯罪仍予以網絡接入的公司或提供身份證給他人上網從事販毒的人,明知他人進行毒品交易仍予以運輸的快遞公司,明知他人進行毒品交易仍予以資金結算的公司等。同時,公安部門應加大對境外非法網站的治理。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超 實習生 郭陽琛 傅瑤池 來源:中國青年報

推薦閱讀

人類登上火星要先過五大關

參考消息網6月24日報道 在2030年登上火星表面是人類面臨的一項挑戰,仍有許多技術、科學和安全問題必須要解決。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6月 【詳細】

Keep與lululemon推出線上瑜伽課程

運動科技公司 Keep 和加拿大運動生活方式品牌 lululemon 宣布合作。雙方共同合作推出的 6 套線上瑜伽課程,已經于6月11日正式在 Kee 【詳細】

騰訊音樂野心下的隱憂

藍鯨TMT記者 新月時隔一個月,騰訊音樂旗下的酷狗音樂依然深陷商家(即音樂制作商)維權的泥潭;自5月底酷狗音樂曝出拖欠商家款項后,不少商 【詳細】

志高控股“千億銷售”坎坷路

志高控股千億銷售坎坷路這家昔日的空調四強究竟遭遇了什么,欲靠出售旗下資產來補充公司的運營資金。這早已不是志高控股第一次靠賣掉資產來 【詳細】

蘇寧加入阿里騰訊線下”奪食戰”

6月23日,蘇寧易購(11 250,0 00,0 00%)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蘇寧國際擬出資48億元收購家樂福中國80%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蘇寧易購將成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